或从冶金学校毕业分配到矿上
时间:2019-09-18 00:43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月18日下午,在蔡焕娣、张庆元、张雪芳等几位洋塘老矿工的带领下,记者来到洋塘髻山下矿区旧址。该址位于五华县城西南,距县城40多公里。

  经过一处山崖下,火热的阳光中,记者忽然感到一股凉气袭来。这是偶遇了当年南山矿区的平巷井口。如果不是凉气,根本看不出那里是井口。该处茂生着高大的野蓖麻和大野茅,近地层则密生着一种能开出红黄蓝紫等色碎花瓣的园叶野草一一七色花,当地人叫做臭草花。同行矿工都很激动。当年,他们戴着安全帽,穿着深蓝色劳动布工装,就是从这里豪迈地走进去,采出那黝黑发光的矿石献给国家。

  年奋斗史上淡不了的“有色记忆”。五华县的洋塘钨矿、汶水钨矿、白石嶂钼矿、华宝山锡矿,梅县的丙村铅锌矿、

  1969年被查出身患二期矽肺病,本已离岗疗养,又毅然返回井下打风钻,受到各级领导高度表扬。“我曾陪同张良桂到梅县地区不同场合介绍经验。现在想来,他不应该重返生产岗位,但他的高贵品质永远值得肯定和学习。”杜元云说。

  1979年11月13日《梅州日报》的报道,题为《胆大心细的女爆破手》。报道称,饶思娜进矿才二年,却是全矿16名爆破手中节约爆破材料最多的一个。“为了节约爆破材料,每一次爆破,小饶都要仔细分析岩石的性质,炮眼的排列、角度、个数、深浅等因素,然后计算出装药量”

  1977年3月的红封面光荣册,那是梅县地区冶金工业局工业学大庆会议上颁发的。那次会议洋塘钨矿共有一个工区、七个班组获得“工业学大庆先进集体”荣誉称号,其中就有石寮采矿工区和石寮采矿工区官汉君风钻台机。

  40多公斤的风钻操作,他的助手则协力托举并进行相关辅助操作,使风钻正常转动、喷水,直到克服难关。“整个过程下来两人都是一身坭和汗,只看到两个眼睛,很艰辛!”

  4一5条炸药。每班都有七八十个待装药的炮眼,每一次都要花费很长时间”

  位老矿工蔡焕娣、古玉兰、张庆元、张雪芳(从左至右)在南山工区废平巷井口处合影

  竂工区位于高山顶上。从山下矿部办公区到石寮工区,要攀一段三里多长的山路,其中还有七八百级石阶。工区100多名矿工生产和吃住都在山上,其柴米油盐等生活资料以及爆破用品、劳保用品等生产资料,每天就靠李子金用竹扁担和箩筐挑上去。

  2019年7月18一19日,记者在惠州惠城、梅州五华两地采访了一批原洋塘钨矿老矿工,并实地探访了矿厂旧址一一五华县周江镇龙洞村洋塘髻山区。

  1976年,洋塘钨矿成立了“女子三八采矿班”,由16名姐妹组成,分成三组:一组4人,打风钻;二组由蔡碧芬和另一名叫饶思娜的女工负责爆破;三组10人,负责清理和运输矿石。她们都正当花季,刚从农村招来,或从冶金学校毕业分配到矿上,经过几个月的学习培训后上岗了。

  1986年后,梅州粤东有色金属系统的矿山相继闭坑停产或转产,现己变回绿水青山。

  听说记者采访,老矿工们电话相传,都很兴奋,有满腔的线日上午,十多位分散在珠三角各地的老矿工齐聚惠州市区,接受了记者的采访。提及当年艰苦奋斗的典型,大家都脱口而出:“李子金!万里千担不竭肩!”

  1970年进入洋塘钨矿,现已是须发皆白的古稀长者。谈起矿山岁月,他自豪之情满满,大笑之声不断。他还表示十分感动:“记者的到访让我打开尘封几十年的记忆。”如今,官汉君开了一个杂货店,兼卖自采的中草药特产。他每天还坐在店门口补鞋。

  1984年,洋塘钨矿因资源枯竭而闭坑停产,矿工们被安置到其他矿山继续奋斗。

  年9月27日,《梅州日报》报道了官汉君的事迹(副题:记青年风钻工官汉君)。报道里描述官汉君的工作劲头:“他每天几乎都是提早一个小时上班,争分夺秘,常常是吃饭要人叫,休息要人劝,下班要人赶。他凿岩的地方是风化岩层,碎石多,夹杂着粘士,打

(责任编辑:admin)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网站地图
24小时咨询电话: 联系人: